初雪尚未消融之时

垃圾情绪堆放处

真实的感觉爸妈老了,我得长大了


我好难过,我甚至不能在有认识的人的社交软件上发这句话,害怕传播负能量


碎碎念

明天就十一月了呀,能不能稍微努力一把呢?

碎碎念

若我有一腔孤勇

碎碎念

大概是真的把生活过得很糟糕

碎碎念

偶像练习生可以有很多季,但是朱正廷只有一个,他是世上唯一,是我玫瑰园里唯一一株玫瑰

碎碎念

无论什么样的造型,他带给我的只有惊喜,他的可塑性真的太强了,每一次的改变、突破,都将我之前的设定打翻重造,我明白了,他不能被任何人定义,他只能由他自己设定,我只要欣赏他多样的美就好了,可惜,对于美,人们似乎过于固执刻板,并且只能求同,难以存异

碎碎念

百感交集 无处说

一念之间,行尸走肉

碎碎念

一个舍友提起我以前就读的学校现在也有类似的“学姐”,另一个舍友就说到“对呀,这样的事情很正常,网友一个个跟没读过书一样。”我内心很复杂,我身边即世界的反驳,我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,后来当然没有继续聊下去。但是我却是挺难受,这种欺凌事件在别人眼中竟是寻常吗?从来如此,便是对的吗?尊重从来都是相互的,用粗暴的威压换来一声尊重,本质上是享受欺凌弱小获得的快感吧?我十分不能认同,从以前,到现在,至未来,我都不能认同这种“学姐”,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