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雪尚未消融之时

垃圾情绪堆放处

碎碎念

无论什么样的造型,他带给我的只有惊喜,他的可塑性真的太强了,每一次的改变、突破,都将我之前的设定打翻重造,我明白了,他不能被任何人定义,他只能由他自己设定,我只要欣赏他多样的美就好了,可惜,对于美,人们似乎过于固执刻板,并且只能求同,难以存异

评论